切西_Chasing

就啥都寫寫

那天在路上,偶然抬头看,天空被飞机拉出一条线,就想到了《你的名字》这部电影~

晚樱。

摄影新手,多多指教~

深夜记不知道哪里会用上的梗

矛盾啊,
从小到大,
被教育吸烟有害健康,
却迷恋你抽烟时,
从口中吐出的丝丝缕缕。

就像,
从小到大,
都是三好学生的我,
怎就喜欢上了你这个蓝色妖孽,
眼中的千娇百媚。

——来自看了热搜cx吸烟的我😂

温州人的暗恋日记 03

🌞这篇虐富贵儿,同时情敌上线,
不过富贵儿这个初中鸡在情敌的刺激下也开始明白了自己的心~

03 富士山下

主题测评任务艰巨,爱玩爱闹如富贵儿,也安静下来,只努力练习。重要而紧急的事,应该放在第一顺位的,他拎得清。

再加上感冒还没完全治愈,富贵儿必须得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主题曲的练习上,就是和同一寝室的队友都交流甚少。

富贵儿以为坤坤也是。

终于到了测评验收的这天。

富贵儿一个健步跑过去,笑嘻嘻盘腿坐到了坤坤身旁。

三天没好好打招呼,富贵儿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那天一起去儿科的场景还在眼前,那天笑起来很温柔的哥哥也还在眼前,可是,好像和蔡徐坤哥哥有些陌生了。

A组要开始测评了,谁会是第一个呢?

富贵儿把手放到蔡徐坤哥哥腿上想问哥哥要不要第一个上,可是哥哥却背对着自己,和隔壁的王子异商量起来。

“你要第一个上吗?”
“我都行。”
“好吧,那你第一个上。”

富贵儿放到坤坤腿上的手只能兀自往回拿,再看到王子异一个侧身就双膝跪着面对着哥哥,哥哥和他一起撞肩,为他鼓励。

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两个人分明已经是非常的熟了。

这个王子异是怎么冒出来的???

富贵儿懊悔不已,这几天专注练习,就让这个人这么在哥哥身边冒出来了!

看着王子异在前面跳着唱着,富贵儿心里默默发功:

“忘词......忘词......忘词忘词忘词......”

王子异这边。
“幸运的视角,哒哒哒.....”慌了慌了。

哦豁真的忘词了!

富贵儿心里已经在咆哮了,然而面上还是装出惋惜的样子。

蔡徐坤哥哥第二个上了。

从头到尾,无论是唱歌还是跳舞完完全全游刃有余,让人找不出一丝挑剔的地方,结尾处自然的飞吻,昂,富贵儿心想如果自己是女孩子,一定会被击中的。

终于到了富贵儿,富贵儿一副上战场的样子。

在这之前没学过唱歌,感冒还没痊愈,上一秒还为某人可能要掉下A班而暗喜。

跳完之后富贵儿只觉得自己怕会掉更惨。

测评结束之后,也没有心思再去找蔡徐坤哥哥了。


等级发表。

张PD叫着一个个人的名字,宣布这次再测评的等级。

不少原来在F 班的练习生,通过自己的努力,进到了BCD班,越努力越幸运么。

而原来在ABCD班的,掉到F班的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。

王子异果然掉到B班了。

蔡徐坤哥哥也果然还在A班,富贵儿只求自己不要掉得太狠。


“下一个公布等级的练习生,Justin.”

Justin 抱着必死的心态下来。

“觉得自己尽力了吗?”张PD在富贵儿拿到测评本的时候猛然发问。

“有努力练习。”富贵儿只能这样回答。

“好,希望下次你可以继续努力。”

富贵儿点点头。打开了测评本。一个“B”赫然在列。

像是终于接受了审判般,富贵儿走到了自己等级在的楼梯。

身边偏偏是那个叫王子异的家伙。

把所有人等级宣读完毕,张PD宣布,接下来,就是主题曲C位的竞选了。

A班的人才有机会竞选C位。

富贵儿望向蔡徐坤哥哥,想为他加油,发现哥哥也在朝自己的方向看来,嘴还没张开,定睛一看,看的却不是自己,富贵儿看了看身边,才发现身边的人也在朝着哥哥望,两个人还互相点了点头。

富贵儿眉头已经皱起来了:“没事瞎点什么头???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?谁知道你要说什么?”

生着闷气的富贵儿没注意,身边的正正哥已经到了自己身边。

“想什么呢Justin!你快帮我想想,这个竞选我该使什么杀手锏啊?急死我了!”

“杀手锏?你的杀手锏不就是翻跟头嘛,上去翻几个跟头,谁比得上你。”为了掩饰自己的失神,富贵儿想都没想就说出了这句话。

可是转念一想,这是选C位啊,不是杂技比赛,最后还是练习生投票,还是要和练习生互动,拉关系的好。

然而没等到他和正正哥说,正正哥已经一个跟头翻上了舞台。

我滴哥啊......

正正哥下台一脸高兴,然而看着后来上台的蔡徐坤,和大家互动得火热,才发现自己策略错误。

A班的人都表演完了。

富贵儿走上台投票的时候,每走一步都好像腿上灌了铅似的。

现在局势非常明朗,C位候选人就是蔡徐坤哥哥和正正哥。

就在他犹豫的时候。

王子异一个健步上去,把票投给了坤坤。

富贵儿也加快了步伐,快狠准地把票投给了,正正哥。

可是投完,他好像旁边一个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?可是再定眼一看,旁边的人抱着投给他的锐妈笑靥如花,哪里有什么失望。

最后,蔡徐坤哥哥得了C位。

“唉,好可惜哦。”正正哥在身边叹气。

再看身边的富贵儿,好像比自己还委屈,连忙对富贵儿说:“嗨!Justin 没事的,不就一个C位嘛,你的建议很好,不然我真不知道表演什么。”

然后正正哥一把抱住Justin,揉揉他的头发。

“真的没事哒,整理整理一会一起录制主题曲了!”

“嗯。”富贵儿只乖乖的点点头。


录制主题曲。

A班的人先录。

然后富贵儿看到了,看到了C位的坤坤,光从他的背后打来,富贵儿觉得自己只看得到蔡徐坤哥哥一个人,只看得到他的一举一动,只听得到他的声音,因为他整个人都在发着光。

他想,等到他八十岁了,可能关于这次经历都记不太清了,但他一定会记得在舞台上闪耀的哥哥,在自己面前放肆地舞动,像塞纳河畔的烟花,照在少年黑暗的心房。

在这样的瞬间,富贵儿终于懂了那种莫名的情绪是什么,同时也释怀了。

他们说年少不能遇到太惊艳的人。

但谁能凭爱意任富士山私有。

没有王子异,也有张子异,刘子异。

就是自己同一公司的,丞丞,这个太子爷,对蔡徐坤哥哥的欣赏,也从来是直来直去的表达。

这样的人啊,就该去做光芒万丈,不枉众生喜欢。

只是心里有点酸酸的,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绪,他暂时还处理不好的。


录完主题曲,张PD带着A、B班的练习生一起上了《快乐大本营》。

不用练习,富贵儿也正好有机会整理整理自己的心情。

当然温州人还是让自己看起来和平常一样,打打闹闹,没心没肺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早就不是自己的了。

一路上看着蔡徐坤哥哥和王子异的互动,和其他人的互动,他都是睁只眼闭只眼。

只会凑到蔡徐坤哥哥身边,假装自拍,拍下镜子里哥哥的脸。



回到廊坊,第一次舞台对决一触即发。

而在对决前,首先要做的就是分组。

C位的坤坤拥有了第一个选队员的权利。

富贵儿一直盯着坤坤,多想让他选自己啊。然而坤坤第一个选了王子异。

第二个选了C位时把票投给他的锐妈。

第三个选了周彦辰。

第四个选了和他合作过的,正正哥。

富贵儿一直望着哥哥,又期待,又怕受伤害。

直到正正哥被选过去。



晚上,翻来覆去睡不着的富贵儿,终于忍不住,问到上铺的正廷:

“正正哥,你说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呢?”

温州人还是最牛逼

蔡徐坤哥哥 →坤哥→ 坤坤 →宝贝儿

这句宝贝儿字幕组都心虚的不敢打出来哈哈哈哈

“疯狂爱你,与你无关。”


Lofter上找不到原版了。

温州人的暗恋日记 02

伪现实向。

大概每一期节目对应一篇。

全程以富贵儿的视角,根据两人现实交往再合理想象剧情。大概是一个表面纯良可爱,内心精明腹黑的温州小开
,追舞台上高岭之花,舞台下低调害羞人美心善的美国湖南人的故事,希望正主多互动,也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。

对了,每一篇的篇名都是一首贴合文章的歌哦。我会在后面再分享出来。

00 前传 http://yikuaidahuotian.lofter.com/post/1f4ff7a2_124f7549

01 雌雄同体 http://yikuaidahuotian.lofter.com/post/1f4ff7a2_12511adf

02 存在感

等级测评之后,大家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。

高岭之花难得接近,那就从高岭之花的室友下手,存在感得自己找。

富贵儿观察一波后发现,秦子墨看上去有点傻傻的,不行。钱正昊太小,(坤坤还叫他“小家伙”有点儿吃醋?),不行。周锐,作为练习生里头发最长的男生,乍看上去长发飘飘飘风度翩翩翩是个不好接近的主,然而一开口就充满了母性光辉。随和好接近,又喜欢搞事情,是僚机的不二人选。

没过几天,富贵儿已经和周锐熟到叫他锐妈都不会被打了。好了,接下来开始《和高岭之花说上第一句话三部曲》。

假装爱串门,然后每次直接在别的寝室睡着,得了睡神的称号。这是第一步。

每次串门最多的是锐妈寝室,每次一边和锐妈插科打诨,再假装漫不经心地询问锐妈寝室里每个人的回寝时间,再睡着,每次被正正哥叫醒,都可以看到蔡徐坤哥哥的脸。仗着自己年纪小,富贵儿有时候会故意装睡,再让正正哥抱回去。

动物往往会对经常在自己舒适圈出现的其他生物放下本能的戒心,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当然也是如此。这是第二步。

这第三步嘛,就得等机会了。

终于到了这天,正正哥早上和他说,他要在练习室练习到很晚,今晚注意不要在别的寝室睡着。

富贵儿照旧来到锐妈寝室,和锐妈聊着聊着,和锐妈在比赛之前就认识的周彦辰来找锐妈了。叫锐妈去和朱星杰小鬼他们聊聊创作。

这当然不是巧合,是中午吃饭的时候,富贵儿仗着和小鬼关系不错,坐到果然娱乐那一桌,再无意中说起锐妈,说周彦辰怎么都不去找他玩音乐~

完美。富贵儿直接睡到了蔡徐坤哥哥的床上。

“Justin, Justin, Justin? 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?”朦胧中富贵儿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,终于等到蔡徐坤哥哥了,富贵儿心中窃喜。只要自己一直装睡,蔡徐坤哥哥就会抱我回寝室了!!!只是,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没啥力气了。

廊坊的冬天算不上寒冷,因为每间房间都有空调。然而富贵儿今天想着自己的计划,一时激动,被子都忘记盖,意外地着了风寒。

坤坤看着Justin 的脸,发现他的脸上有着不自然的潮红。富贵儿半睁着眼睛,只觉得身上被什么东西压住了。

坤坤伸出手来碰了碰富贵儿的额头,好烫啊。

心下只觉得要早点把富贵儿送回他自己的寝室为好,让同一公司的室友好好照顾着。又想到刚才回来时朱正廷还在练习室挥洒汗水努力练习,想着只能自己来了。

于是,坤坤把富贵儿从床上拦腰抱起,向乐华的寝室奔去。

富贵儿182的大高个,没想到并不重。

途中。

“蔡徐坤哥哥,是你吗?”

“嗯,是我啊,Justin, 你发烧了,我帮你送回去,吃点药,再好好休息。”

“谢谢蔡徐坤哥哥。”

“没事的,你下次不要再忘记盖被子了哦。”

富贵儿头烧着,脑子却并不糊涂。听着坤坤温柔的声音,他没想到他眼中的高岭之花会这样软糯,心下微动,想起之前锐妈说的蔡徐坤哥哥用他的洗发水,手过敏了也一直不去医院。小脑筋一转,又有了新的想法。

“嗯,下次会记得的。现在练习这么紧张,这时候生病真的有点烦诶。蔡徐坤哥哥,我听说你的手一直在过敏,好点了没?”

“不用担心,总会好的。”

“不行啊,拖着不治总不好,我想明天去医院吊水,你可以陪我去吗?你也一起去看看你的手吧。”

这样的询问,既是为你考虑,又带着些道德绑架,真是让人一点都不能拒绝呢。

“好,那就明天一起去医院。”

富贵儿心里又炸成了烟花,在坤坤怀里的他满意地点了点头,再把头靠近了坤坤胸口一些,嘴里咕噜了一句:

“蔡徐坤哥哥,你身上好香啊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坤坤发问之后,却却迟迟没有等来回答。往自己怀里看,只看到怀里的小孩眼睛已经闭起来,睫毛根根分明,投下了阴影。

大概是在说梦话吧。


第二天。

两个人裹着派发的黑色长羽绒,戴着黑色口罩,来到了最近的医院。

挂号的时候。

坤坤挂的当然是皮肤科。

让坤坤惊讶的是,富贵儿近带骄傲的对自己说,他要挂的是儿科。

十五岁的Justin 今天也很骄傲地挂了儿科。

坤坤之前只觉得这个弟弟好像和谁都聊得来,很开朗的样子。现在只觉得他好玩极了,但又不是同一寝室的钱正昊那种呆萌的好玩,是爱嘚瑟的臭屁小孩的那种。

好像没出道之前的自己,没经历过那么多事之前的自己。这样想来,对富贵儿的感觉又亲近了一些。

因为坤坤的过敏只需要拿药就行,富贵儿就先陪着坤坤去了皮肤科。

医生看完,拿完药之后,来到了儿科。

主治医生一看到两个长相精致的大高个进来,有点恍惚,询问了富贵儿年龄之后,才淡定起来。测完体温,问完该问的,就开了方子让两位去了吊水室。

富贵儿吊着水,坤坤在旁边滑着手机。

好不容易和蔡徐坤哥哥有单独相处的机会,富贵儿可不能浪费。

“蔡徐坤哥哥,你知道下一次的任务是什么吗?”富贵儿参加过202,对赛制是很熟悉的,用这个来搭话再合适不过了。

“好像是主题曲的测评吧。”

“嗯对,我们可能要在几天之内学一首歌加上一支舞,挑战还是蛮大的诶。”

“是啊,不过也是一个新的挑战,希望我能做到吧......”

察觉到蔡徐坤哥哥语气中的一些不自信,富贵儿连忙说:

“我相信蔡徐坤哥哥一定可以的,你是A等啊,等级测评的时候,你的表演真的超级精彩,结果还没出来之前,我就和身边的人说你一定是A 呢!”

“是吗?可是......好像很多人不是很喜欢我的风格,我有点......油腻了......是吧?”

富贵儿总算知道为什么每次去坤坤宿舍他都是兴致不高的样子了。

“瞎说!谁说你油腻的啊,那是他们审美接受度跟不上你的脚步!你的曲风那么性感,在我看来,当时的服化就是最适合的了~”

坤坤听着身边的小朋友巴拉巴拉说着,一直以来的自己天空上方的阴云好像也慢慢散了。

回去不久,下一次的主题测评任务果然就发布了,学会主题曲《Ei Ei》,再演绎出来的时间,是三天。

三天的时间,学会一首歌,一支舞,还要边唱边跳,演绎出来。

练习生里有跳过八年breaking 的专业舞者,有能将一首歌把原唱都给唱到哭的灵魂唱将,但是,能做到又会唱又会跳的,终究是凤毛麟角。

过高的门槛是导致唱跳歌手越来越少的原因,在呈现高难度舞蹈的同时还要气息稳定地唱好歌,甚至快歌,并且在舞台上给观众一种非常轻松游刃有余的感觉。

最后完成一次完美的表演需要艺人付出太多太多汗水,然而中国的观众的潜意识里还是觉得,唱跳歌手,唱歌比不上专业歌手,跳舞也达不到更专业的舞者级别,明明是比纯歌手或舞者能力更出众的存在,却怎么都像矮了半截。

三天,在平时一眨眼就过去了。但是对于现在的练习生,是72个小时,是4320分钟,而已。

富贵儿感冒还没完全好,只感觉有些力不从心。

他只想和哥哥一起留在A班。

即使力不从心也要,竭尽全力。

被丞坤大大写的《隔墙花》拐进了丞坤坑……我的温州人还能不能更新了……

小王子遇到了喜欢的玫瑰。